系统冰冷的音调从脑中跑过。

  ‘请选择奖励。’

  ‘一.将任意善灵提升一个等级。二.让任意善灵恢复意识。’

  北川寺自然要选择第二项。

  但是选择第二项后,北川寺只是觉得神乐铃的光彩更加夺目了,其他的异变并没有发生,好像这系统奖励是假的奖励一样。

  北川寺也不慌。

  这系统虽然最近存在感岌岌可危,但它出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精品,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神乐铃中的麻宫永世肯定是恢复意识了,估计是意识还没有清醒过来,因而暂时没有出现。

  将神乐铃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北川寺转而看向自己获得的东西。

  这一次北野亮的等级为中等中级。

  从它身上,北川寺获得了8点技能点数,混合着前面的4.5技能点数,技能点数一下子就来到12.5点了。

  北川寺发现自己似乎与12.5这个数字很有缘,技能点数似乎一直卡在这里上不去。

  但他也不在意。

  毕竟前面死气塑形技能点亮十分值得。

  这12.5点技能点数北川寺打算暂时留一阵,以备不时之需。

  毕竟他现在随便升级一个技能都是七八点技能点数往上走的,他也需要好好儿地盘算一番。

  下面就是体质强化。

  体质强化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的,除了身体素质由60点上升到65点外,数据方面并没有多少变化,还是常人七倍数值,死气也从162跳到170点最高上限。

  其余的数据全部都没有变化,因此就此不提了。

  选择完奖励后,北川寺又检查了一遍随身物品,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东西遗漏掉的,就背着背包,走向了露营营地——

  准确的说是走向露营区域的神宫暮的住所。

  他有些事情想要去找神宫暮。

  神宫暮作为露营区域的主要管理人,现在自然也是在的。

  北川寺隔了好远就看见了把老人椅搬出来乘凉的神宫暮,他二话不说就走了上去:

  “不好意思,能稍微谈一谈吗?神宫先生。”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不是那个过来问雨之馆情况的年轻人吗?”神宫暮睁着浑浊的双眼,开口劝说:“我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关于雨之馆的信息了,年轻人,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北川寺却是摇了摇头,他看着神宫暮,缓缓地说道:“这一次我不是想和神宫先生讨论关于雨之馆的事情,而是想问一问你关于松本久远、香取雪珠他们几个人的事情。”

  久远?雪珠?

  神宫暮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地看着北川寺,声音嘶哑颤抖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全名?”

  北川寺才懒得管神宫暮惊讶的神情,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重新回到了那座洋馆,在那里,我发现了当时福利院长做出杀人行径的主要原因。”

  听了这话,神宫暮原本难看的表情中更是掺杂了一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你前面进去一次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你还进去了第二次?而且还都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显然神宫暮是很了解雨之馆中情况的。

  更是不相信北川寺竟然能从北野亮的手中逃得性命。

  他面色挣扎,不断地说出‘不可能’这几个字。

  看着他难看的脸色,北川寺依旧没有半分停下来的意思:“北野亮为了复活自己的女儿北野榛名而在福利院的地下室中进行残杀儿童的行为。”

  他伸出两个手指,神情没有变化,冷得就像是一块冰:

  “但是却有一个人发现了地下室的情况。”

  “是我!我发现了地下室的情况!是我把一切告诉雪珠他们的!”神宫暮似乎很想在这个话题上夺得一城,拼命地强调着。

  “不是你。”北川寺语气不咸不淡地纠正道:“是松本久远发现了地下室的情况,也同样的发现了院长一直偷偷虐杀儿童的行为。”

  神宫暮摇着头,语句艰难:“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

  北川寺见他这个样子,便将自己从雨之馆中带出的1012宿舍孩童绝笔信取了出来。

  他指着一行文字,一字一句地念叨出声:

  “我在一次大扫除中,无意间发现在中庭角落人为留下的暗道,怀着好奇心进入其中后,我发现了许多具同龄人的尸体。”

  随后又指向绝笔信上面神宫暮留下的他的名字,平静地说道:“你的字迹与这封信的字迹明显不符,因而并不是你发现地下室秘密的...更准确一点来说,是你将所有人推向万劫不复境地的。”

  北川寺在双手捂脸,不断痛哭着的神宫暮面前,缓缓地讲述着当时的真相:

  在松本久远发现院长虐杀儿童行为后,自然是立刻告诉了同处于一个宿舍的神宫暮、香取雪珠、藤原长川等人。

  但是作为特别喜欢这座雨之馆的神宫暮当然是不会相信松本久远的一面之词。

  在某个夜晚,他背着伙伴偷偷地溜到中庭,钻入暗道中。

  在暗道中,他发现了悬挂着的孩童尸体,也相信自己伙伴所说的话。

  而就在他想离开的时候,却被隐藏在暗处的北野亮抓住。

  本来北野亮其实就想这样解决掉神宫暮的,但听见他说出‘有人在策划着逃跑’这句话的时候,就按捺下了自己杀掉他的意图。

  至此神宫暮作为北野亮安插在孩子们的奸细,将松本久远他们的具体行动告诉了北野亮。

  而北野亮发现孩子们逃跑路线...那根本就不是凑巧,而是早有预谋的一切。

  北野亮坚信更接近‘死亡’的孩子的灵魂会更加坚韧,作为复活北野榛名的活祭人柱会更加出色。因而就放任他们策划逃跑行动。

  松本久远他们还以为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殊不知就连那颗大树都还是北野亮让人将其砍倒,砸塌铁栏杆的。

  在他们准备逃跑的那个雨天,北野亮守在破损的铁栅栏暗处,将松本久远的双手双腿全部打断,接着又将尖叫着向回跑去的香取雪珠以及藤原长川抓住。

  只有神宫暮站在旁边,浑身颤抖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大雨遮掩了孩子们逃跑的动静,自然也就掩盖了他们的哀嚎惨叫声...

  “这便是事情的所有真相。神宫先生,你作为孩子们的叛徒活了下来。”北川寺喝了一口水,平静地做出了结尾。

  在之后,就是发现自己已经被残忍咒术所侵蚀,时日不多的北野亮自焚成为怨灵,将整个雨之馆制作成灵域,在悠长的岁月中,不断等待着旅客们进入雨之馆。

  这就是雨之馆所有的真相。

  实际上北野亮的日记上已经有所揭示了。

  正是拥有神宫暮这个安插在孩子之中的内应,他才会兴致勃勃地查看着这些小孩子们对生的渴望以及不断挣扎着的样子。

  而在这整个事件之中,神宫暮为自身的冲动与盲目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失去了三个朋友。

  同样的,那份内疚也犹如最狠毒的诅咒,不断折磨着他自身。

  神宫暮的抽屉空空如也,是因为他本身就犹如空壳,单纯为了活下来的他,没有任何思念能留在雨之馆。

  那么北川寺就有立场去批评对方吗?

  他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出什么恶毒刁钻的话,只是平静地诉说整件事情的经过。

  因为这件事他从头到尾都只是看客。

  他也没有那么道貌岸然去批评一个想要活下来的孩子。

  神宫暮想活下来,只不过把方法用错了地方而已。

  因此,北川寺只是看着这个须发皆白,脸上与脖子上带着老人斑的老人不断发出嘶哑的哭声:“对不起,雪珠,对不起,久远...对不起长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道歉声急促,短暂,仿佛全部都淹没在记忆中的雨水一样...

  北川寺对于一个时日无多的老人并没有多少想法,他静悄悄地在神宫暮悲伤内疚情绪翻涌的时候离开了。

  解决掉神宫暮那边的事情后,时间也来到下午。

  北川寺背着背包回去,还顺手买了些食材。

  他是请假出校的,因此在工作日提前回家还被邻居认为是不务正业的社会闲散人士。

  毕竟这些邻居这一两个月都很少见到北川寺去上学,大部分的时候都只是北川绘里每天早早起床,吃过饭顺路与他们打了招呼去上学的。

  “北川,今天又提前回家了?”中嶋実花诧异地看了一眼北川寺,语气里面也带着几分羡慕:“我以前读书的时候要是像你这么轻松就好了。”

  轻松?

  北川寺回想起自己在灵域中有惊无险的数次逃生,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哪里轻松了。

  难不成他还能把一座灵域当成后花园,没事的时候就进去打几个怨灵出气?

  那显然不现实。

  北川寺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安分的人,只要不是一些特别的大事,是不可能逃课出去的。

  至于动手打人...

  那也只是偶尔,至少北川寺这几天很少再揍过中嶋実花或者北川绘里。

  毕竟绘里也渐渐懂事了,他也不用像以前那样继续担心了。

  而中嶋実花也重拾生活态度,不断努力...

  北川寺如此想着,随后从沙发底下摸出根藤条一下子就抽在沙发上没个正形的中嶋実花身上。

  她一条腿耷拉在沙发扶手处,一只脚放在地上,嘴巴里面还嚼着苹果。

  这种咸蛋样子让北川寺看见怎么能不管?

  他声音压下来:“坐好。”

  而挨了一下的中嶋実花则是整个人一跳,刚想委屈地说些什么。

  可看着北川寺的样子。她想了想还是缩了缩脑袋,乖巧地坐好了。

  “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还有你身边的渡边小百合谈一谈。”北川寺将最后一盒鸡蛋塞入冰箱中,回过头说道。

  “有事情?”

  空气中传来一道讶异的声音,渡边小百合的身形也随之浮现。

  她平时是很少显形的,就只是在一些时候会说话。

  毕竟维持她的状态,会花费西九条可怜一部分善念。

  “是的,关于你身体那方面的事情。”北川寺将冰箱门关上,坐上沙发,神情不变。

  渡边小百合是中嶋実花走出阴郁的良药,相当于一个便利的工具人...鬼。要不是渡边小百合,中嶋実花这个曾经对生命丧失希望的人,应该也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地走出阴影。

  她帮助了中嶋実花,间接地也就缓解了北川寺在中嶋実花这边的压力。

  也多亏她,北川寺才能够腾出时间去解决‘镜中公寓’的‘雨之馆’这一系列的事情。

  “关于我的身体...?啊...北川君是想说...我差不多已经可以回到我的身体了吧?”渡边小百合神情一变,声音惊喜地问道。

  渡边小百合的身体在一个月前被一辆轻卡撞飞,就算轻卡在撞上去的时候紧急刹车了,但渡边小百合的身体还是各处都有损伤。

  “差不多。”北川寺神情一动。

  经过这一个月的缓冲,再加上北川寺三天两头翻七八层楼的高度溜进病房中为她进行死气治疗,她脑部的伤势早就已经全部恢复了,她的身体也早就从重症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渡边小百合现在只剩下一些皮外伤。

  只要她进入那具身体,再接受北川寺的死气治疗,要不了两天就能够痊愈出院了。

  “具体要怎么实施呢?让小百合重新回到她的身体当中...?”一边的中嶋実花有些不理解地问道。

  她不懂这些,所以下意识地就问了。

  确实,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让渡边小百合回到她的身体当中。

  毕竟北川寺只是对怨灵非常了解,而对于善灵的具体状况他也只是一知半解。

  由于不太明白渡边小百合目前这种微妙的状态,所以北川寺才一直都没有动手。

  但是直到今天,这个问题应该能够得到解决了。

  是的,北川寺不了解善灵,西九条可怜就是个小孩子,也不明白怎么让渡边小百合回到她自己的身体中,可是有一个人却知道——

  北川寺将自己的背包拿过来,从一边的水袋中取出亮闪闪的神乐铃,沉声说道:

  “这就是解决的方法了。”

  没错...

  神乐铃中的麻宫永世,应该了解具体的实施方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最新章节,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