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寺拎着手电筒转过身。

  在他的视线下,一个身穿黑色家主狩衣,跪坐在挂画后面的人影正在缓缓的飘散。

  “刚才那究竟是...?”

  北川寺心思一动。

  若这里是麻宫家的范围,刚才那个人也就应该是麻宫家主。

  但这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刚才厨娘笔记之上所提到‘宗方大人’。

  毕竟麻宫宗方也有可能只是麻宫家一位德高望重之人。

  北川寺脚下停留了一会儿。

  “冬子...难不成是在说麻宫冬子...?”北川寺疑惑地挑了挑眉。

  由于麻宫冬子遗忘掉她在麻宫本家的事情,也导致北川寺不得不来这里调查,对于她的名字,北川寺当然格外上心。

  北川寺又重新走进去摸索一番,特别是刚才残像正坐的地方,他还伸出手去摸了。

  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看来并不是每一个残像都带有残像寄宿之物。

  北川寺走出招待室,直接踩上楼梯,向着二楼走去。

  二楼走道边设置了书架,上面还层层次次地塞满了各种线装书。

  对于这种书本资料,北川寺其实还是非常感兴趣的,毕竟这些文献资料中说不定记载了一些关于神驻村的传统资料。

  北川寺翻阅着书中的资料,

  他搭着手电筒的灯光,迅速地翻阅着。

  由于这些线装书其中记载的都是一些村中轶事,北川寺扫眼过去,基本上是一两分钟就放下一本。

  在这样高强度的阅读之下,北川寺很快就从其中翻出了一张泛黄的笔记。

  笔记寥寥数语写到:

  ‘镇魂双子,魂引之仪式。’

  ‘麻宫家每到一个时期都会诞下双子,其皆为女,此为‘镇魂’双子,双子应当在麻宫本家举行魂引之仪式,以此增强灵感。’

  ‘长女从小交由神驻神社抚养,以神驻姓,而次女以麻宫姓,交由麻宫本家抚养,不可逾矩。’

  “魂引之仪式?”北川寺本来还想了解一下关于魂引之仪式的具体流程,但后面已经没有任何关于魂引之仪式的记载了。

  他又将剩下的书全部翻开看了一遍,再也无法发现什么后,才随手将手电筒换了新电池,照向四周。

  二层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

  不止是二层,就连四周的环境都透着一股死寂之感。

  除了北川寺稍有动作的声音外,整个房间压抑得让人有种发疯的感觉。

  外面的声音穿不进来,里面的声音也穿不出去。

  北川寺刚一起身,西九条可怜就从领口钻出来挠他的脸,圆滚滚的小手走向左边的走道。

  “左边有东西吗?”北川寺问道。

  可怜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扯了扯他面无表情的脸,示意他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了。”北川寺让西九条可怜重新抓稳,从容不迫地走进左边的走道。

  而就在这一刻,一楼的围炉里那边又传来了声音,北川寺捏着电筒扫过去,刚好看见一个一席和服白衣头皮腐烂的女人在寻找着什么。

  “找不到了,找不到了,我的梳子...我的——啊!!!”

  伴随着又大一块头皮从脑袋上恶心的滑落,女人痛苦地哀嚎一声,破碎消失。

  那也是单纯的残像。

  北川寺站在二楼用手电筒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残像遗留下来的东西后,向着左边继续走去。

  左手边的房间大概有四到五间,在走道深处,似乎还有上三楼的阶梯。

  从北川寺的视角看过去,这左手边的房间大概就是用以招待客人的用餐区域,四到五间的房间又分为里面到外面的两层。

  外面的一层还散落着落满霉菌的灰红色坐垫。

  这坐垫的颜色以前应该是朱红色,只不过经过如此之久的时间,霉菌以及天气变化带来的潮湿水分,早就让它褪了颜色。

  北川寺直直地走进了里面一层,发现在用餐的小方桌上还放置着一张小小的笔记本。

  残缺的笔记本一页上如是写着:

  ‘菜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她现在已经开始自己抓扯头皮了,精神状态也渐渐不对了,她开始大喊大叫,还一直要找回梳子,不得已之下,只能用绳子将她捆住,希望这样对她自残的行为有所约束。’

  ‘看来村中的医所是无法将她治疗好了,等到仪式过去后就只能找个机会让人带她出村子。’

  ‘外面的医院应该能有把握治疗菜月吧?’

  ‘听说永世与菜月的关系不错,这一次她过去,应该能起到镇静的作用吧?’

  再到后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

  结合病情以及梳子、头皮这些关键词,其实并不难推断刚才在楼下的女性就是麻宫菜月。

  “只不过...”

  永世这个人名已经出现两次了。再结合前面厨娘笔记、魂引仪式笔记以及麻宫冬子曾经的日记,也能推断出来,这个麻宫永世说不定就是镇魂双子当中的一个。

  “但如果镇魂双子在麻宫家已经有了一位,麻宫瞳又是怎么一回事?”

  要是假设麻宫瞳是麻宫本家的镇魂双子中的一个,麻宫永世又是一个什么地位的人呢?

  北川寺皱眉思索着。

  可现在到手的线索实在太少,他也不敢轻易下达判断。

  “既然麻宫永世在这间宅邸中生活过,也就说明她会留下一些属于她自己的痕迹。”

  这是绝对无法掩饰的事实。

  只要找到那些痕迹,那么必然会透露出蛛丝马迹。

  北川寺心中主意已定。

  只不过这一次他刚一抬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天花板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他仰头看去。

  天花板上正悬挂着一个穿着白袍男人。

  他惨白着脸,只剩下眼白的眼球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北川寺。

  对此,北川寺只是手腕一翻,兼定入手再脱手,最后再射入怨灵眉心处。

  这一切不过才一瞬间的事情。

  伴随着一阵无法理解的可怖声音,白袍男子抱着脑袋痛苦地消失。

  北川寺又站在原地等待了一会儿——

  系统提示音。

  依旧没有传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北川寺皱起了眉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最新章节,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